第385章:鏖战(三)(1 / 2)

“油来了!油来了!”

在昆阳东城墙上,一队兄弟会民兵捧着几罐子油冲上城墙。

此时,石原、陈贵等人正率领县军拼死堵着缺口,抵挡城外的叛军顺着云梯车的梯板源源不断地冲上来。

待听到兄弟会民兵的喊声,石原抹了把脸上那不知是汗水还是血水的液体,挥舞手臂大声招呼:“这边!这边!”

“让一让,让一让。”

那几名兄弟会民兵听到招呼,高举着油罐挤了过来,但听石原一声‘砸’,他们砰砰地将手中的油罐奋力砸向城外仅几丈远的云梯车,以及那架在城墙上的梯板。

“火油!火油!”

云梯车上与梯板上的叛军士卒们惊恐地大喊,挥舞手中兵器与盾牌想要将迎面掷来的油罐拍开,只听砰砰几声,脆弱的油罐反被他们打碎,粘稠的脂油溅地到处都是。

“啊——!”

被油溅到的叛军士卒立刻惨叫起来,被溅到的部位立刻烫起了泡。

也难怪,这可是城内刚刚熬炼出来的滚油。

或有几罐幸存的油罐,最终也命中了目标,砰砰地砸碎在城外的云梯车上。

“丢火把!”

县军卒长唐洪厉声喊道。

话音刚落,便有几名县军士卒从城墙上的火盆里捡起几根还在燃烧的柴火,顾不得柴火烫手,噗噗丢向城外的云梯车。

甚至于,有县卒干脆端着整个火盆,将其中的炭火泼向在云梯梯板上的叛军士卒,烫地那些人哇哇直叫。

“熊——”

在那些柴火与炭火的作用下,被淋到脂油的梯板与云梯车出现了几许火苗。

“快救火!救火!”

叛军士卒大声呼喊着,拼命想要踩灭、扑灭逐渐燃烧起来的火势,可那动物脂油引燃的火势,又哪里是轻易能够扑灭的?脚踩下去时看似已踩灭,可脚一抬,那火势就又熊一声燃烧起来。

城外的井阑车那边亦是如此,纵使有许多叛军士卒拼命拿布拍打火势,那火势还是无法覆灭,反而他们手中的布沾到脂油后也燃烧了起来。

只是短短几十个呼吸,东城墙南段城外的那架云梯车,便熊熊燃烧起来。

见无法扑灭火势,那云梯车上的叛军士卒只得争相跳车逃命。

“万岁!”

“万岁!”

城墙上的县卒齐声欢呼起来,就连石原脸上亦露出了兴奋之色。

毕竟,他们除掉了对他们东城墙而言威胁最大的事物。

而就在他们欢呼之际,北段城墙亦响起了县军士卒们的欢呼声。

唐洪举着盾牌冒险将身体探出城墙外看了一眼,旋即欣喜地冲身边的士卒们喊道:“北段城墙,陈曲侯那边也得手了。”

城墙上的县卒们更加振奋,再次高呼万岁。

与此同时,在东城墙的城门楼,王庆板着脸注视着城外的叛军,待听到左右两侧城墙皆响起欢呼声,他绷紧的面色才稍稍放松。

此时在他左右,亦有心腹黑虎贼向他禀告:“老大,两架云梯车已全部点燃。”

『干得不错嘛!』

王庆心中暗赞一声,旋即看向城外。

如他所料,两架云梯车被放火焚毁,给叛军进攻造成了很大阻碍,以至于城外的叛军不得不暂时撤退,重整旗鼓。

“传令下去,不得松懈!”

他难得严肃地下达着命令。

而与此同时,在马盖负责的西城墙,县军们亦陆续将城外那两架云梯车烧毁,继而齐声欢呼。

在士卒们欢呼之际,站在城门楼前瞭望台上的马盖,亦是暗自松了口气。

在他看来,威胁最大的莫过于那两架云梯车,如今这两件攻城器械已被他麾下的县卒摧毁,纵使城外的叛军仍有许多攻城用的长梯,也不足以像方才那样险些冲垮他们城墙上的防线。

想到这里,他大声鼓舞士气道:“维持死守!……叛军已无云梯车,纵使有再多的长梯,也无法攻上城墙!我方……必胜!”

“喔喔——!”

城墙上的士卒们士气大振。

倘若说东、西两侧城墙因及时得到了一罐罐脂油而得以烧毁云梯车,振臂欢呼,那么南城墙的黑虎贼们,这会儿就是在骂娘了。

原因很简单,因为在赵虞的命令下,负责熬炼脂油的兄弟会成员,自然优先给东、西两侧城墙供应脂油,然而南城墙外的云梯车,却有整整六架之多,是东、西城墙的三倍,而想而知此刻南城墙上那些黑虎贼的心情。